第13章 激战,激战(终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etu2024.com,cjswu.com,xhetu.com,
本站最新地址www.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在西部一个不为人知的山林深处,有一个终日笼罩着有毒雾气的峡谷,其间毒虫猛兽繁多,人烟稀少,人称毒雾谷。

就在这个谷里,存在着一个响当当的门派毒雾派。

门主毒龙号称已经进入化神境界,元寿绵长,真实年龄一直是个迷,武林中也是难逢敌手。

张浩今年二十有八,是张家的亲戚,从小就进谷同师傅修炼,他的师傅可是毒龙四大关门弟子之一,功力匪浅。

本来师傅看他慧根深厚,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就重点培养他。

谁知他品性低劣,竟然勾搭师傅的独生女,两个人暧昧不清,让他的师傅大为恼火。

于是,在进谷的第十个年头,他被逐出了毒雾谷,并在弟子中除名。

不过,这十年在谷中修行,张浩也没有白混,学到了一些基础的武学知识,修为也达到了练气初期,对于他的年龄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而且,他尤其对用毒,练尸,摄魂这类手段阴损的武功感兴趣,不少正派人士着了他的道,也因此,他在江湖上有着毒蜘蛛的称号。

这天,在外游历的张浩,来到了张吉家里造访。

对于这个张浩,张吉还是不敢怠慢的,好酒好菜张罗自不必提。

席间,张浩夸夸其谈,讲着武林中的事情,把张吉说的一楞一楞的,对张浩更是多了几分忌惮。

不知怎的,我总感觉这张浩似乎能够感觉到我的存在,他总是时不时地往我这边瞅来,难道他真的有鬼道之术,能看见魂魄么?

“张伯父,”

张浩在席间端着酒杯说道,“不瞒你说,我发现你这宅院阴气很重,有鬼怪作祟啊!”

“啊?真的假的?”

张吉还是比较相信鬼神之说,可能坏事干多了心比较虚,一听说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马上焦急起来,不禁问道,“我的好外甥,你可得仔细帮伯父找一找,把那邪祟除去啊。”

“这倒是没问题,只是我这几天的吃穿用度就麻烦您了。”

“那是自然。”

“还有,我的符纸啦,朱砂啦,等等,还要收些费用。”

“应该的,应该的。”

“嗯,好吧,谁让咱们是亲戚呢。给你打个五折,就五十两银子吧。”

“啊,五十两?呃…”

张吉一听这价钱都够他再娶一房老婆了,有点肉疼,可是一想到屋里的脏东西,他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好,伯父就是痛快,那就明天一早,开坛驱鬼!”

张浩对这个生意很是满意,他知道这个伯父有钱,当然要好好敲上一笔,因此他要了双倍的价钱。

第二天一早,张浩身着道士服,后背拂尘,手拿桃木剑,就在张家大堂里开坛做法起来。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动作潇洒飘逸,活脱脱一个得道高人。

一旁围观的众人都点头赞叹,张浩这一波操作让他赚足了眼球,其实大可不必,他这么做就是让张吉看一看,他那五十两银子,没白花。

可是不知怎的,这几天我都觉得脑袋晕乎乎的,难道那张浩施了什么法术不成,我赶紧躲到了姜梦涵房里。

此梦涵非彼梦涵,她还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不过我还是能感到一些慰藉,这两个女人似乎都是我的亲人了。

此时的姜梦涵正在对着镜子梳妆,张明明一大早就跑到街市上去,跟那些浪荡公子们混到一块,玩斗蛐蛐去了,虽然每次都输,可是他却越挫越勇。

过了一会儿,那张浩一行人却也来到了姜梦涵的房前。

“伯父,这个房子住的是哪一位?”

“哦,这里住的是我的儿子张明明和儿媳妇姜梦涵,怎么?这里有问题么?

张浩笑了一下,并不答话,只是沿着房子走了一圈,在四个角落里贴上了四张符纸,又回到了正门的位置。

“他们两个是否都在房中?”

“亲外甥,你那表哥一早出门了,只有我那儿媳妇在里面。”

“这就是了,伯父,你那儿媳身上有问题。”

“啊?果真如此?”

张吉一听,脸色就变了,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他本来贪恋儿媳妇的美色,正琢磨着怎么把她弄到手,这回计划算是落空了。

“怪不得!我就觉得她长的一脸狐媚相,男人一看了就受不了。”

“哦?伯父也受不了了?”

“哎,你伯父都这么大岁数了,这点风雨还是能经受的住的。不过一会儿你见了她,可别被她迷惑了。”

“放心吧,我张浩混了这么多年江湖,也不是吃干饭的。一会儿我进去就会封闭大门,里面有什么声音,都不要进去,否则前功尽弃,听见没有?”

“那没问题,你们都听见了么?”

周围的几个下人都齐齐应和着。

“哎呀,我们张家造了什么孽,竟然招惹了这么个狐媚的东西,老三,扶我去佛堂上柱香去,哎呀,罪过,罪过啊!”

说着,张吉离开了这里,张浩则大步流星地进了屋门,反手在门上贴上了一张黄色符纸。

姜梦涵正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头发,听见有人进来了,就站起身来,转过头,发现一个道士就现在门口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看。

张浩也算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可是一看到姜梦涵,依然被她的美貌所打动。

我那表哥这是积了什么德,娶了这么一个美艳的女人。

这时的姜梦涵刚刚梳洗完毕,只画了淡妆,而那眉眼之中似有碧波荡漾,朱红小口微张,肤白若凝脂,身如弱柳扶风,让人有种要去扶持的冲动。

“请问,您是找哪位?”

少女的声音似春风般温柔,搔的张浩的耳朵直痒。

“哦,忘了介绍,我是明明的远房表弟张浩,这次专程来探望,没有提前告知,是张某唐突了。”

“无妨,原来是表弟,快请坐下吧,你表哥出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给你沏茶去。”

“不忙。我此次前来不找表哥。”

“哦?不找我家明明,那你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我找你!”

“找我!张表弟,你我之前并不认识,你找我何事?”

“嫂嫂莫急,听我说,表弟我在江湖混过几年,有点小本事,我这次是张伯父托我来开坛驱鬼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鬼么?”

姜梦涵有些生气了,掐着腰,鼻子翘着,怒目而视,不过却更显出一些风韵来。

“不不,嫂子你误会了,你可不是鬼,不过,你身体里可还藏着一只鬼呢!

“什么?”

姜梦涵一听,霍地站了起来。

“表弟,这话可不能瞎说,你吓到我了。”

张浩看到这女人脸色苍白,眼里满是恐惧的模样,更想将她拥入怀中了。

“嫂嫂莫急,小弟我自然来,就有把握把你身上的东西除去。”

我一直在一旁听着,什么?

他居然看到我的梦涵的魂魄在这个丫头身上,而且还能把她除去。

那我的梦涵岂不就要被他杀死了么?

这可如何是好?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他的计划得逞。

“那就有劳表弟了。”

姜梦涵说完,向张浩深深一揖。

“这事包在我身上,不过,嫂嫂可得完全听我的指挥,完全配合我,否则功败垂成,性命堪忧啊!”

“这个当然!”

“好,那咱们开始吧,先请嫂嫂宽衣。”

“什么?需要,这样么?”

姜梦涵感觉双手护在胸前,悠悠地说道。

“一会儿施法,嫂嫂身子必然热气灼烧,如穿着衣服,热气散不出去,就会内攻心神,轻则心神受伤变得痴痴傻傻,重则直接暴毙而亡!”

“那,那,好吧。”

姜梦涵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着。

只见姜梦涵轻解罗裳,将外面的衣裙退去,里面只穿了一条露腰的红色亵衣和一条小亵裤,却说什么也不再脱了。

张浩看她坚持不下,也不再强求。

他看到这女人肤白胜雪,窈窕多姿,淫心大起。

张浩找来一条毛毯铺在了地上,让姜梦涵跪坐于上,又找来一个瓷碗,倒满水,往里面撒上些药粉,给姜梦涵喝。

“这个是什么东西?”

姜梦涵接过碗,有些疑惑的问。

“嫂嫂不要担心,这个药是为了逼出你体内妖物所用。一会儿你服用后,闭目塞听,口观鼻,鼻观耳,保持心里澄净无物。其他的交给小弟即可。”

姜梦涵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碗喝光了药水。

然后,就像修炼那样,跪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起来。

而张浩又挥舞起他的桃木剑,围着女人念念有词,好似正在做法一般。

过了一会儿,姜梦涵突然感觉到身上开始发热,那是一种从骨髓里往外浸出的热,让她身体瘙痒难耐。

难道这真如张浩所说的,他的施法使自己身体产生的热气么?

真是太难受了,好想要泡在冰凉的河水里,给身体降降温。

姜梦涵感到口干舌燥,身体已经出了不少汗来,让仅有的两件亵衣已经贴在了身上,让她的身体犹如真空一般,把张浩看得直流口水。

“嫂嫂莫要惊慌,不要睁开眼睛,否则前功尽弃,那鬼物就再也出不来了,一定要保持心里澄净,不可有丝毫的马虎,身体更不能动弹,知道么?”

耳边又传来了张浩的告诫声。

“好的,我知道了。”

“好,嫂嫂,我一会儿要在你身上涂上一层西域油脂,这东西一来可以降低你体内温度,二来可以封闭你身体穴道,让那鬼物无处可藏。”

听了张浩的话,姜梦涵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又一会儿之后,姜梦涵感到一种凉凉的液体洒在了身上,顺着她的肩膀向下流淌,一直流到她的大腿之上。

“嫂嫂,我需要用功力将这液体揉进你的全身各处穴道,你忍耐一下啊。”

姜梦涵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又点了点头。

接着,她感觉有人坐在了他的身后,呼吸有些急促,一双男人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在那里轻柔的揉弄起来。

顺着肩膀,又抹在她的胳膊上面,接着又在她的光洁的后背游走。

姜梦涵被男人摸着身体,心里的燥热却更加难耐,她感到脸也像发烧了一样发红,她似乎很享受男人的抚摸,甚至想让男人多摸一会儿,好给她的身体解解痒。

尤其是自己的傲人的胸脯和自己的私密地带,这些地方格外的瘙痒,她渴望男人的抚摸,可是又难于启齿。

这时,身后的男人突然将女人后面系的丝绳解开了,迅速把她上身仅有的一件亵衣退去,扔到了一边。

“啊!你干什么?”

姜梦涵轻呼一声,下意识地想要抱紧双臂。

“不要动!护住心神,否则要走火入魔了。”

听了张浩的恐吓,姜梦涵不敢再动,依然闭着眼睛坐在那里。

“我这也是为了嫂嫂好,隔着衣服,我没法打通你的穴脉。”

说着,姜梦涵感觉一双手从自己身体的两侧伸过来,抓在了自己的乳根处,轻轻揉弄着。

她虽然不愿意,可是内心里却非常挣扎,因为这揉弄正好可以给她解痒,她又想男人快快用力揉她。

张浩也不客气,从乳根处用力抓着那对奶子,揉了起来,开始时绕着乳房运动,慢慢地往中心地带靠近,最后终于来到乳晕的地方,绕着那两个已经硬起来的花生米打转。

姜梦涵怀疑刚刚给自己喝的药水有问题,可是又不好明说,此时她的心里直冒火,身上又很痒,很享受男人的抚摸,难道刚刚的药水里含有让人发春的成分么?

也许,这种反应正是驱鬼所必须的呢?

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否则走火入魔,变得痴痴傻傻就完了。

这么想着,她又不敢轻举妄动了。

“嗯,哦,表弟,还要多久啊,嗯,我好痒,受不了,嗯~”

姜梦涵轻轻哼着,身体禁不住微微抖动着,却逃不开男人的魔爪。

张浩的双手用力陷在女人的胸脯里,时不时地还揉捏那两粒尖端的花生,每次揉捏都让女人发出娇滴滴的呻吟声,这让张浩感到非常兴奋,对这对软肉爱不释手,这个女人真真是个让男人上瘾的极品。

好一会儿之后,张浩的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女人的胸脯,往下面摸去,顺着女人的小蛮腰,一直摸到下面,隔着那层薄薄的小亵裤,按在女人的蜜穴外面。

“表弟,那里,就不用揉了吧?”

姜梦涵保持着仅有的一点理智,小声地问着。

张浩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真能坚持得住,一般的女人喝了自己做的春药之后,早已经就范了,而这个女人还挺得住,看来自己还要在家一把劲儿了。

“不行啊,嫂嫂,你下面的曲骨穴是一个大穴,必须按到位,要不然没有效果的。”

“哦,那你快一点啊。”

张浩听了,不禁一笑,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在女人的下体处按揉起来,他能感觉到女人的鼻息更加沉重,似乎很享受自己的揉弄,看来这药效还是不错的。

不过,隔着一层亵裤,总感觉是隔靴搔痒,让他感到有些别扭,于是他慢慢地尝试着往下拉女人的亵裤。

一点一点的,女人的屁股露出来了,那么丰满的臀部,一点一点的,亵裤来到了大腿上,前面的那一撮毛发也露出来了,它湿乎乎地贴在她的下腹部。

马上就要退下来了,女人的一只手却一把拽住了。

“表弟,你要干嘛?”

“哦,这样的,嫂嫂,因为隔着亵裤,曲骨穴那里按不到,怕你不同意,不得已才想偷偷脱下去。你放心,一会儿按完了,我再给你传上。”

听了张浩的辩解,平日里稍有着脑子都会发现他在狡辩,可是现在的姜梦涵已经不能清楚的思考了,她几乎成了情欲的奴隶。

而男人的解释又给她的理智一个放纵的借口,于是,她抓紧亵裤的手慢慢松开了。

张浩一看,心里不禁暗自欢喜,就向下用力将女人的亵裤从腿上退了下去,而女人的下体则完全暴露出来。

张浩又以不太好按为理由,让女人平躺在地上,并把双腿打开,程大字形躺在那里,而张浩就跪在女人的双腿之间。

姜梦涵一直按着张浩的要求紧闭着双眼,不只是因为想要驱鬼成功,也是一种逃避,逃避现实,逃避被男人玩弄而自己又不想反抗的现实。

如果她睁开眼睛,就会惊讶的发现,此时的张浩也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他那根大肉棒已经高高翘起,跃跃欲试,就等着钻进女人的体内了。

大白天的,在这个充满着淫靡气息的屋子里,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女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紧闭双眸,而男的却跪在她双腿之间,双眼火辣辣地盯着她的私处观瞧。

我在一旁看得也是目瞪口呆,这张浩不是说要驱鬼么?

怎么却淫心四起,突然馋这女人身子了?

难道不想驱鬼了,或者是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实际上是听说自己表哥有个美艳的嫂子,想来非礼不成?

我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这男人能出什么幺蛾子。

接着,随着女人一声软绵绵的哼声,张浩的手已经覆盖在女人的耻骨之上,轻轻在那里按揉着。

只见他的大手一会儿在女人的大腿内侧娇嫩处划过,一会儿又来到女人平坦的小腹处,一会儿又尝试着摸一下女人蜜穴上面那个已经肿大的微红色的小豆豆,这种老道的调戏的手法让姜梦涵受不了了,她轻轻扭动着身子,觉得有小虫子在身上爬一样。

尤其是那个小豆豆,每次被男人碰触,都让她心头一颤,她觉得下面似乎隐隐有溪水流出,那是发情时,为了迎接抽插,润滑女人下部通道才产生的,说明她已经做好了给男人进入私密地带的准备。

“表弟,还没好么?好痒,痒得受不了了,呜呜~不要再揉了,啊哈~”

听着女人的呻吟声,让张浩更加性起,她双眼红红的,好像发情的野兽,想要把这个身下的小羊羔一口吃掉。

又揉了半天,他才把手从女人身上拿开,手上沾满了女人黏糊糊的体液。

而姜梦涵这才长舒一口气,胸脯还在极速上下挺动着,好像刚刚跑完一百米,要多吸一点外面的氧气。

“嫂嫂,不瞒你说,呼呼,我有个驱鬼的,绝招。”

张浩也跟着喘着粗气,说道,“我已经炼成纯阳之体,一会儿,我把身体中的阳气集中到我的下体部位,然后,我再将下体送进你的体内,在你达到高潮之际,将体内真阳送入,必然可以杀死你体内之鬼物。”

“什么?只能,这样么?”

姜梦涵一听张浩想要进入她的身体之中,赶紧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自己的下体,悠悠地问道。

“哎,我也知道,这样做可能有伤风化,也怕表哥误会,可是,驱鬼救人可比这些繁文缛节重要的多啊!”

张浩叹了口气,“这样吧,嫂子你考虑清楚,表弟我先离去,等游历几年以后我再来探望,如那时嫂子想要继续驱鬼,再找我吧。”

说完,貌似非常遗憾的起身就要离开。

“等等!”

姜梦涵叫住了张浩。

她想到,几年以后,如果自己身体里真有什么鬼物,自己还能不能活着都不一定了。

“好吧,我同意了,不过,千万不能让你表哥知道!”

“那是自然!”

张浩淫邪的一笑,又屁颠颠地回来了。

张浩看见这女人又躺下,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用手捂住了小嘴,怕一会儿自己叫出声来,大白天的让别人听见。

两条腿立了起来,自然分开到两边,程M型。

中间那个蜜汁饱满的鲍鱼,已经裂开了一条缝隙,缝隙中有粉嫩的柔软在随着心跳抽动着。

这女人一定非常兴奋,胸脯剧烈浮动着,估计早已盼着男人的入侵了吧。

张浩也不客气,挺着他硕大的阳物,朝着姜梦涵过来了,我看到他那根东西似乎非常凶猛,头部比较粗大,程紫黑色,就像一把锤子一样,不知道这东西凿进女人身体里,这女人能不能禁受得了。

不对,如果真如张浩所说,把他的阳气喷入姜梦涵体内,那我的梦涵是不是就要一命呜呼了呢?

不可以这样!

我凝气决已经炼至四重,我曾试了试,已经能够用气力驱动细小的物品了,我决定冒险试上一试,看看如何能制住他。

我看到桌子上的盒子里有姜梦涵做活用的丝线和绣花针,于是催动真气,让那两根绣花针无风自动,然后居然就那样腾空飞了起来。

我催动着绣花针,来到了张浩的身后,运用全部真气,绣花针在空中转了两圈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飞向张浩的身后,只取他的命门。

我在一旁感叹,没想到这江湖上有名的毒蜘蛛就要因为美色而命郧于此,真是让人可发一叹啊。

谁知,在那两根绣花针刚要刺入他命门的时候,张浩猛地一回身,用手指夹住了那飞着的钢针,嘴上邪魅一笑。

“雕虫小技,也敢来撒野,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坏了!”

我暗道不妙,这是中了他移花接木的诡计了。

正在这时,那张浩嘴里念念有词,伸出手指冲着我的方向一指。

我突然感觉四周不知何时被人布下了符咒,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牢笼之中,屋子中间阵眼处放着一个紫红木头做的葫芦,这个葫芦似乎有吸收我魂力的功效,我觉得身体有些发麻,魂力似乎正在一点一点被吸走。

我努力守住心神,尽量抗拒着那个葫芦的吸力,那个东西却像个无底洞一样,不停撕扯着我。

难道,我今天将要死在这里了?

“哈哈!不用挣扎了。这紫金葫芦可是下品仙器,是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专门收人的魂魄,炼至成紫金丹,服用后可大大提升修为,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修炼到练气的?”

张浩得意的笑着,还不慌不忙的扶着姜梦涵的双腿,把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挺着他的锤子肉棒,用锤头在女人的穴口摩擦着。

“我早就感觉到你的存在,不过你这个魂魄很不一般,让我感觉不到具体的方位,可见你魂力的强大。而我看你钻进这女人的房里,估计必定跟她有关系,我就用了这么个声东击西的策略,明的是要占她便宜,实则是布好了锁魂阵,要收了你这个强大的魂魄,这样,我离金丹就更进一步了,哈哈!”

姜梦涵现在的状态完全被春药所左右,蜜穴被男人灼热的棒子摩擦着,让她激动的浑身抖动着,下面更是流出不少淫水来。

“既然,表弟你已经捉到了鬼魂,就,停下来吧,嗯哼,我让你弄得好难受!”

姜梦涵咬着手指,让自己不哼出声音来。

“哎,一码是一码吗!”

张浩扭过脸,望着这个娇媚的美人,笑嘻嘻地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咱们都进行到这个程度了,不彻底通透一下,怎么行呢?是不是啊,我的嫂嫂?”

“你,你可别后悔啊。”

姜梦涵这时望着张浩,不怒反笑道。

张浩被弄得一楞,他倒也没想的太多,估计这妮子是觉得到时候我那表哥和伯父会找我算账吧。

我一个练气期的人士,会怕这几个凡夫俗子么?

想到这里,张浩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张浩做事从不后悔,那我就不客气啦!”

刚说完,张浩扶着女人的大腿,用他的打锤子头挑开了女人的穴口,把那个硕大的锤头一点一点地塞进了女人的穴口。

“唔~好大,好胀啊!你的东西怎么这么粗?奥,快出去!”

“哈哈,没见过吧,我这东西可是阅女无数,每个被我上过的,都会被它征服,你就等着瞧吧。”

张浩顿了顿,又一用力,打锤子往里又凿进一大截。

张浩暗呼,这女人的蜜穴好生紧致,把他的东西夹的死死的,尤其是锤头的地方,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吸允着,如不是他见过世面,都要被女人吸得喷了出去,真真是个尤物。

于是,又提起二分真气,抑制下体喷射,同时,慢慢在女人身体中蠕动起来。

“啊,慢些动,你那东西贴着我的里面,一动剐蹭得好疼,慢些,呜呜,对,就这样,等着里面更湿润再加快速度。”

张浩现在已经跟这女人卯上劲儿了,看谁先把谁征服。

只见他催动真气,挺着下面的锤子,一下深过一下地往里凿去,就像一个辛勤的旷工,想要找到深处埋藏的金矿一样。

女人已经气喘吁吁起来,双手放在下腹部,推着男人的肚子,以减轻男人的冲击,虽然这样,男人的冲击仍然让她有些受不了。

她禁不住嘴里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

“啊,轻点,哦,慢着些,我的身体受不了了,呜呜,好表弟,心疼嫂嫂一下,别那么用力,啊,都说别用力了,哎呀,你好坏!”

这些淫言秽语,对男人来说,犹如催化剂一样,这张浩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不停抽插着。

一会儿,他又把女人的双腿高高的抬了起来,让她的屁股也跟着抬了起来,然后控制着身体往下砸,终于一下插到了底。

“哎呀,这个姿势插得太深了,都插进肚子里了,哦,天啊,你太大劲儿了,再这样我可不跟你玩了。”

“嘻嘻,我现在拔出来,你舍得让我走么?”

张浩笑嘻嘻地说着,姜梦涵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东西来给下面止痒。

“你个挨千刀的,你,你是不是用了春药?”

“我只用了一点点,没想到嫂嫂这么饥渴,主动投怀送抱了。”

“你——才没有!”

姜梦涵用拳头锤男人的胸膛,不过软棉无力,到像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张浩大笑了几声,又把女人的一条腿高高地架到了肩膀上,让女人身体稍微侧了过来。

张浩一手抓着女人的翘臀,一手扶住女人的小腹,又用力的插进去。

“啊,这个姿势好舒服,好像插得更深了,哦,啊,是不是已经插到最里面了?哦,你太会玩了。哈,不要停。”

我在一旁无暇观看两个人的大战,守着心神不敢放松,可是他们干得如火如荼,又让我不得不去看,而一分神,魂力就被吸去一大截,让我大呼不妙。

又过了一会儿,这张浩又把女人的两条腿使劲儿推上去,一直压到女人的胸脯上面,这让女人的蜜穴口直接对着天上。

而张浩把他的打锤子高高拔起,又借着身体的重力,完全压入到女人体内,这样只几个来回就让姜梦涵受不了了。

“啊,表弟,这样太深了,你弄疼我了,再这样下去,嫂嫂那里要被你玩坏了。哦,还来,啊!”

我看到姜梦涵双腿叉在外面,像只蛤蟆一样,随着男人的运动而不停摆动着。

两人相交之处已经一片淫靡,污秽不堪,时不时传来啪啪的敲击声来。

不过,这张浩虽然用真气抵抗着女人下体的吸力,他却惊奇的发现女人那里的吸力极大,而他的真气已经快要用竭了,只在苦苦支撑,一旦没有真气加持,他分分钟都坚持不了。

“嫂嫂,你可真是厉害,一般女人早就投降了,你还能坚持到现在,呼呼,小弟怕是坚持不住了。”

“坚持不住就出来吧,嫂嫂不怪你,嫂嫂也有些受不住了。”

“不行了,嫂嫂,小弟,忍不了了,嫂嫂,啊~~”

张浩终于在真气耗尽之前喷射出来,他最后一次把大锤子狠狠砸进女人身体之中,然后,趴在女人身上,尽情的喷射。

过了一会儿,张浩感觉出些许不对来,怎么喷射一直不停呢?

莫不是?

不可能啊!

这女人难道是魔道中人?

不好!

想到这里,张浩赶紧提起仅存的真气,用尽全力关闭精门,可只让喷射的速度减慢了,却不能完全关闭,女人那里还紧紧的吸着他的东西。

“原来,嫂嫂是魔教的孽障!”

“我不懂什么魔道不魔道?我可是问过你可别后悔,你也怨不了我了。”

姜梦涵盯着张浩说着。

“哼!我今天,拼了性命,也要灭了你!”

说完,张浩咬破舌尖,顶住上牙堂,双手抓住女人的肩膀,两只眼睛放射出血红的光芒来。

张浩以自己的精血为引,使出了禁咒级的功法,摄魂大法。

姜梦涵涉世不深,不知道深浅的盯着男人的眼睛看了一眼,可这一眼就让她挪不开目光。

她感觉自己似乎掉入了火海,在岩浆里挣扎,然后又掉进了冰窟窿里,被万年冰封,一会儿似乎被万箭穿心,万仞分身般痛苦。

只见姜梦涵的目光慢慢变得无神了,两个瞳孔慢慢缩小,然后身体无力的向后倒去。

可怜这苦命的人儿,魂归地府去了。

张浩使用了禁咒级功法之后,大口吐了两口鲜血,极速喘息着,此时,他的下体依然和女人相交在一起,并且还有阳精在往女人身体中涌入。

“咳咳!没想到我张浩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最后还是栽在了女人身上。师傅,徒儿对不住您了,今天估计就要见师尊去了,咳咳咳!”

张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徒儿虽然身死,可是,却除去了一个强大的阴魂,还有一个魔道的孽畜,也算给咱们正道之人出力了,咳咳!”

正在这时,刚刚躺在地上的姜梦涵,突然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又咳嗽了两声,如同还魂了一般,接着竟然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什么?不可能!怎么会?你,你怎么中了我的摄魂大法,还能安然无恙,你是人是鬼?”

张浩惊讶的长大了嘴,他耗尽精力使出的摄魂大法,居然没能把这个女人杀死,这让他不能接受。

“我当然是人了,怎么?还没爽够么?我再帮帮你吧。”

女人也不管他的惊讶,又全力运起了怀阴决来,张浩下面的精气又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样滚滚涌来。

“你,不是那个女人,你是,谁?啊——”

张浩声音嘶哑地发出了最后的声音,身体立刻枯干下去,眼眸也变成了白色,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只见女人将张浩的的棒子从身体中拔了出去,打坐调息了一会,赶紧跑过来,收起紫金葫芦来,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杜宇哥,你还好么?”

我已经在灯枯油尽的边缘挣扎了,感觉自己马上要不行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这亲切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是,是姜梦涵那张脸在想我这里张望着,不,她不是姜梦涵的眼神,而是我的女友蒋梦涵,我的梦涵又回来了。

难掩激动的心情,可是,现在最关键的是,我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只要现在有人推开门,让阳光照进来,都会让我魂消魄散。

“听着,杜宇哥,刚刚你经历的事情,我在那女人身体中都看见了,现在,我打开我的识海,如果你还活着,赶紧钻进来,不然,以你现在的状态是生存不了的。”

说完,梦涵赶紧原地打坐,将识海打开,我拖着一丝残魂,钻了进去。

这就是之前我跟梦涵私会的地方,没想到如今也成了我安身的住所了。

估计刚刚张浩使用摄魂术,夺走了姜梦涵的魂魄,却给我的梦涵的魂魄腾出了地方,这样反而是因祸得福。

不过,说实在的,对于那个姜梦涵小姑娘,还有点让我舍不得,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看来下一阶段我将暂时折服在我的梦涵的躯体中,跟着我的梦涵一起生活了,突然有点小激动呢。

梦涵在屋子里一直打坐了有两个时辰了。

毕竟那张浩也是个练气期的高手,吸光了他的精气,需要多消化一会儿。

只见梦涵的汗毛孔之中不断流出黄色的液体来,然后慢慢凝固,身体外面形成了一层结痂一样的东西,这是驱浊扬清,锻体勃发,是要突破的样子。

终于,一阵气浪翻滚,梦涵的秀发无风自动,然后,这些结痂又慢慢脱落掉,而那里面出来一个美人。

突破了怀阴决五重境界,裨益无穷,她皮肤显得更加白嫩了,都快要挤出水来,容貌也发生了些许改变,变得更加柔媚了,估计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得住她如水的目光。

更让她惊喜的是,她重新变回了处女,身体下面被修复了,她感觉好像重获新生了一样。

而且,练到怀阴决五重之后,梦涵居然凝结出灵识来,可以通过灵识来与识海中的我进行沟通了。

只不过,我现在暂时出不去她的识海,他也进不来,我们犹如牛郎织女,隔着银河相互守望着,我们期盼着,提升自己的境界,尽早实现相聚在一起。

张浩的尸首还在屋里,此地已不可久留,梦涵找了几件衣服,带了些盘缠,跳后窗户,沿着厢房后面的小道来到了张府的外面。

此时突破后的梦涵跟原来的长相有些差别,再加上还蒙着面纱,更让张家人认不出来,她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了。

于是,梦涵沿着来时路,踏上了未知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