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小可后知后觉(1 / 1)

幻影帝国 暮夏之薰 2001 字 3个月前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xhetu.com,
本站最新地址www.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萨威利先生打开邮箱,小可的邮件立刻蹦了出来。

邮件里的信息十分简洁。

一是告诉他元老史都力的在现实世界的身份很快便会水落石出,黑羽会向他汇报。

二是告诉他元老标记线先生和元老史都力之间在元老院的对立关系,二人恨不得都将彼此除之而后快。

萨威利先生立刻明白了邮件中的深意。

如果现实世界国家联盟能抓住元老史都力,那么幻影帝国元老院的权力格局将就此改观。

元老标记线将掌控元老院,也许幻影帝国元老院和现实世界国家联盟能坐在谈判桌上重新谈判世界格局的问题。

而如果元老史都力掌舵,幻影帝国迟早要完全将现实世界国家操控在手中。

不过,他已经也有些心灰意冷了,下一步如何行动,他一直没有得到现实世界国家联盟高层的指示。

幻影帝国的元老标记线是隐藏最深的一股威慑力量,能够让全世界所有现实世界国家的网络安全防御体系一夜崩塌。

也许这个事实本身让现实世界国家联盟谨小慎微,不敢贸然行动。

也许,这个任务从头到尾就是个笑话。

不过,就算是笑话,他也很快会为之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

这一切很大程度是因为小可,但是小可在最后却干了自投罗网的蠢事儿,给这件看似可以以完美收官的任务埋下了浓墨重彩的失败伏笔。

他派出去调查疑似为塞缪尔·爱伦坡的整容医生的金医生案件的特工镭神被暗夜森林抓走已经放回来了,但是代价就是小可自投罗网了。

任务快结束了,最重要的调查员却失踪了,别人会怎么想?

这是一场损失惨重,根本不划算的买卖?

小可自作主张,完全没跟他商量,他真气不打一处来,这个不听话的调查员!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主意,这是一笔十分不划算的买卖,一场冒进而又愚蠢的行为。

就算元老史都力在现实世界的身份被他们查到了,元老史都力会那么容易被抓到吗?那将是另外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

现实世界国家联盟在这场和幻影帝国的这场暗战中,赢面和胜算看上去是那么的渺茫。

抓住元老史都力,卖给元老标记线先生一个人情,幻影帝国和现实世界国家通过谈判,划清权力边界,充分合作,彼此和平共处,也许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

小可醒来的时候,元老史都力走了。

她躺在长羊毛绒的沙发上睡着了。那间装修奢华囚室里只剩下她一人。

也许知道她固执,元老史都力会给她一些考虑的时间。

下一次来找她,恐怕就要抽她的血了,她会和其他星奴一样,变成元老史都力的血袋子。

她仅剩的一张底牌,就是让元老史都力以为她能能找到元老标记线的真实身份。

她寄希望于黑羽和肖恩能找到元老史都力在现实世界的真实身份,那也许是能拯救她的一根稻草。

她在自动饮水机中倒了点水,水是那么冰凉,刺激着她的肠胃,让她清醒。奇怪的是她却一点感觉不到饥饿感。

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厨房里有咖啡机,冰箱里有速冻食物。一面墙边上有不锈钢水槽,通风口吹入的空气微凉。

头顶的射灯发出乳白色的冷光,洒满房间,让她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冷。

机器人蜷缩在墙角,休眠状态,如同一团废铜烂铁。

工作台上的幻具还在,闪着红色的小灯。

只要红灯闪烁,意味着幻具目前是禁用状态,元老史都力绝对不会那么好心。

如果看不到她妥协,绝对不会这么快给她在幻影世界的行动自由。

她在墙上的操作面板上调解了一下温度和湿度。

她想去浴室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她脱掉外套,准备解开衬衣的扣子,手指指尖触碰到衬衣纽扣。领口的纽扣她故意遗落了一颗,在马特洪峰的雪山顶上,纽扣上粘了一粒肉眼看不到的追踪器。

也许黑羽能顺着那颗纽扣找到狩猎者绑架她的地方。

然后呢?他会调取周围的摄像头,监控,他会回用那颗纽扣的开关追踪遥控到那小小的机械蜜蜂所拍下的画面。

卡索会根据这些信息进行回溯追踪,找出绑架她的那个飞行器或者飞机,那飞行器的体积一定足够大,放得下一具冬眠舱。

机械蜜蜂可以跟踪一段飞行器或者飞机在空中的飞行路线。

接下来,卡索会想办法追踪的。

元老史都力关押星奴的线索,小可同步了卡索一份。他会很清楚接下来要追踪的地点。

然后就是黑羽,黑羽会按她邮件上的指示去找羿曦和裂斧F的。

也许,他们很快就能把她从这鬼地方救出来。

还有其他那些星奴,他们会一起把他们救出来。

只是,她还没拿到元老史都力的基因。她甚至连他的面孔也没见到,他一直戴着面具。

思绪万千,时间却只经过了一瞬,她的手指还停留在那颗纽扣之上。

对了,纽扣的暗格上她藏了药丸,增强大脑防御能力的药丸,还有抵抗那种让星奴们的伤口难以愈合的药丸,还有营养药丸。

她轻轻磨搓着这颗纽扣,可是根本没有没有找到纽扣上打开暗格的细缝。

她解开了一粒扣子。仔细观察自己身上的衬衣,一样的色彩,一样的纹理,还有一样材质和手感的纽扣。

连领口掉落的那粒纽扣的剩余的棉线还在那个地方。

她突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不,不能让那些监控她的眼睛知道她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她解开每一粒纽扣,没有,她确定了一件事儿,每一粒纽扣都没有暗格。

她在白色的蒸汽中洗了个热水澡。

在衣架上拿了条纹浴衣裹在身上,然后回到卧室,坐在床上。

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儿,他们这么对付她了,同样的手法。

就像她出的主意让狼烟G巫师和魔鬼之手进入他们设下的圈套,通过施加心理压力让他们被迫最终答应配合国际刑警的行动。

就像她出主意,让黑羽用同样的方式审讯李奥娜。

元老史都力将同样的手法用在了她身上。

这里不是现实世界,是虚拟世界,比幻影帝国也许还要更真切的数字虚拟世界。

戴上工作台上的那台幻具,不过是一个接驳站,使她从这个囚室一般的私域空间,进入到真正的幻影帝国。

只不过接驳站的钥匙掌控在元老史都力手中。

这些囚室,如此奢华、高级、整洁,是因为他们是复刻的镜像世界,和元老史都力为自己准备的水下宫殿一模一样复刻出来的世界,真实、细致、纤毫毕现。

一切皆为幻影。

连那些墙角、天花板上闪着小灯的摄像头都是从现实世界一比一复刻出来的。

她真傻,机器人就算被唤醒,也不过是幻影世界的虚拟人。

她起身,走进客厅,感觉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房间。

奶白色的木地板,符合人力工学的白色办公座椅,野兽派风格的背景画,由才华横溢设计师精心搭配。

她走向衣橱,赤着脚在地板上留下一串脚印和水痕。

衣橱里是为她准备好的衣服,一件件叠的十分整齐,挂着的是各种礼服和衬衣,能感受到不同布料的质感。

对于一个被囚禁的人而言,这些衣服就算再考究,再华丽,又有什么用呢?

食物,她走向冰箱,拿出一个鸡蛋,点火,倒上些许橄榄油,在平底锅上将鸡蛋摊开,油在鸡蛋上泛出金黄,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散发出食物的香气。

她吃了两口,味道鲜嫩,但她知道,这全是假的。

一个隐形的数据网似乎形成了数字点阵,在她的眼前铺展开来,似乎是无形的牢笼。

她赌气似的吃掉了半生不熟的煎蛋,她突然很想哭。

雷哲,还有那些被困的星奴小伙伴们,他们也许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如宫殿般奢华的水下囚室或高级住宅中。

但事实上,他们只不过躺在一张冰冷的床上,头戴幻具、脑关电极或者入侵式脑机接口,身体被注射着营养物质,苟延残喘。

他们给元老史都力提供的所有服务,都是通过他们的脑子,他们只要脑子就能帮元老史都力出谋划策,就能给元老史都力当狗头军师。

这里不过是另一个版本的X-CASE基地而已。

你怎么能唤醒一个睡着的人?

你又怎么能唤醒一个正在做美梦的人

他们所有的人生就是在一个幻梦和另一个幻梦之间切换,而他们却以为是在现实世界和幻影世界之间切换。

不,他们那么聪明,也许他们早发现了,他们无法自救,现实世界中他们的身体被催眠了或者冬眠了,永远无法醒来,所以他们只能以意识波这种方法求助。

但这样却把更多的星奴引入到元老史都力的陷阱。

她现在甚至无法区分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

她站在书房中一副飞鸟的画作前。

鸟儿遮天蔽日,到处都是,仿佛塌陷的天空。鸟儿的羽毛在稀薄空气的微光中闪闪发光。

她的羽翼,就这么被永远折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