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龙家残党?(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cjswu.com,
本站最新地址www.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第51章龙家残党?

在一声声命令声中,林德的骑兵队离开了驻留几天的营地,朝着腾石镇、也就是颠簸屯的方向移动过去。

只不过,这一次林德不仅仅将第一骑兵队放出去探路,就连第二骑兵队也被他放出去当斥候,因为通过审讯昨天那个俘虏,林德了解到有数量多达七百人的盗匪正在朝着腾石镇进发,准备洗劫腾石镇。

这七百人主要由十三个盗匪团伙组成,毒蝎会是组织者,而其他十二个盗匪团全都不是曼德河以东地带的盗匪团,全都是和血鞋兄弟会一样在泰温公爵的军队围剿下,从黑水河以及黄金大道那边,逃到这里来的。

逃到这里来以后,他们就遇到了雨季的糟糕天气,被困在这片山地丘陵中,而且他们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找不到小村落劫掠,又经常遭遇到这一带山民和野人部落的袭击,吃的早就已经没有了,不得不啃树皮和草根,甚至就连同伴的尸体都吃,可以说已经是绝境中的绝境了。

突然有一天,毒蝎会派人联络他们,告诉他们腾石镇储藏了大量粮食,想要联合他们一同劫掠腾石镇,并且毒蝎会愿意提供一部分粮草,这些已经走到绝境的盗匪团伙自然是没得选择。

血鞋兄弟会也是毒蝎会联系的盗匪团伙之一,只是血鞋兄弟会当时还有一些粮食,加上不满毒蝎会想要当头的原因,没有答应,毒蝎会也就放弃了。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派人来到血鞋兄弟会的附近,主要是毒蝎会的首领担心他们那边动手的时候,血鞋会出来捣乱,所以预先派人盯着这边,以防万一。

如果只是血鞋兄弟会一家,在泰温公爵的围剿行动中逃出来,逃到了曼德河以东的地带,这或许还能够说得过去,毕竟再完善的计划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可现在竟然有十几个在黑水河、黄金大道一带的盗匪团残余全都在围剿中,逃到了曼德河以东、苦桥以北,这显然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泰温大人这是有意的将黄金大道那边的盗匪赶到这边来。”琼恩布尔威骑马跟在了林德身边,忍不住将他刚才听了疤眼米特汇报后,所做出的推测说给林德听。

林德没有立刻做出回应,而是沉默了片刻,又问道:“那你觉得泰温大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琼恩想了想,说道:“为了阻止玫瑰大道的商路恢复?”

林德点了点头,说道:“有这个可能,这一年来,南北商路全都是从凯岩城出发,走滨海大道,抵达高庭,这是唯一的一条联络南北的路上商道,西境这一年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自然不会希望玫瑰大道的商路恢复,所以驱赶黄金大道的盗匪团来这边捣乱也说得过去。”说着,他又看向了布林河文,问道:“布林,你觉得呢?”

布林河文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没想泰温公爵,我只是在想毒蝎会是怎么同时联络到十几个盗匪团,而且这十几个盗匪团还是从其他地方流窜过来的,”说着,他神色严肃的说道:“要知道就算是我们,想要确定一个盗匪团的具体位置都非常困难,只能够知道他们大概活动的范围,但毒蝎会竟然在短时间内确定了十一个盗匪团的位置,派人与他们联系,毒蝎会如果真的有这种能力,当年也就不会被御林兄弟会给赶出御林了。”

林德赞许的点点头,说道:“我也是有这样的疑问,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毒蝎会在这些盗匪团中有内应,但这些盗匪团过去都是在黄金大道那边活动,毒蝎会怎么可能有能力往那边的盗匪团派内应,所以我猜测那些内应不是毒蝎会派的,甚至毒蝎会也只是别人的棋子。”

“泰温公爵!”布林河文和琼恩布尔威不约而同的说道。

“是的,所以我猜测泰温大人根本就不是为了玫瑰大道的商道,而是冲着腾石镇来的。”林德神色变得有些严肃,随后朝着劳尔,吩咐道:“让队伍加速,我们要在腾石镇变成废墟之前赶到,否则就晚了。”

随着林德的命令下达,队伍行进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为了能够照顾后勤队的人,近卫队的一些骑手不得不两人一骑,空出来的马匹可以驮后勤队的物资和粮食。

看到这一幕的林德心中也记下了要多给后勤队准备驴车、马车之类的运输工具。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好了的原因,这一路上队伍没有再出现之前迷路的现象,并且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事故,很顺利的在这片山地中穿行了两天,终于来到了腾石镇附近的一处密林中。

林德没有让人马继续前进,而是将队伍安排到了密林中隐藏起来,也没有派出斥候,而是让所有人都穿戴好盔甲,装备好武器,保持备战状态,然后他将荣耀放出去,让它前往斥候发现有武装者隐藏的山谷探查情况。

在靠近腾石镇之前,第一骑兵队的探马就发现了腾石镇外一处隐秘的山谷有人出没,靠近的时候,看到了有武装人员驻守在那里,数量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是处于埋伏状态,因为即便到了中午,他们都没有生火造饭,所以他们怀疑是毒蝎会的盗匪团。

在荣耀离开了一会儿后,林德让琼恩和劳尔守在一旁,不要打扰他,随后他便尝试着将精神投入到了荣耀体内。

这次完成得很顺利,他很快就同步了荣耀的视角,看到了荣耀所能够看到的一切。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同步荣耀的视角了,但林德依然还是不太习惯。

不过不得不说在探查敌人方面,荣耀的眼睛非常好用,因为它的眼睛就像是热成像仪一样可以看到那些活物身体所散发出来的热气。

这并不是怨魂能量造成的变异,而是影子山猫特有的能力,这也就是这种能力帮助它们可以在漆黑的密林中精准的发现猎物一击毙命。

荣耀奔跑的速度很快,并且在奔跑的过程中,身上的皮毛也开始变黑,融入到了周围树林的阴影之中,无声无息的靠近了那个小山谷。

很快它就发现了探马提到的武装人员,林德的命令直接以精神传递的方式出现在它的脑子里,它也遵循命令,趴在地上,朝着山谷移动了过去,很快它就找到了一个好位置,可以俯瞰山谷的一切。

看到隐蔽在山谷里面的武装者后,林德心中不禁泛起了疑问,因为那些武装者身上的装扮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盗匪团,更不可能是已经忍饥挨饿多日、要靠吃人才能活下来的盗匪团。

这支武装者大约有三百多人,身上的装备着非常精良的皮甲,一点也不比大贵族的正规军差多少,而且他们还有足够的马匹,这代表了他们是一个骑兵团,这可不是一般盗匪团可以配备的东西,要知道就算是强如御林兄弟会也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只有大领主才有足够的财力支撑成建制的骑兵团。

“龙家残党。”林德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名词,这时他也想起了佛提莫跟他提到过的而一个传闻,腾石镇的娜梅莉亚女伯爵和龙家残党有联系。

显然眼前这一队潜伏在腾石镇附近的人马很符合龙家残党的特征,虽然龙家已经灭亡了一年,但这并不代表龙家残党就会过得很落魄。

当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君临城,一些龙家残党中也不乏可以看清局面的人,他们很清楚龙家已经败了,所以尽可能的收拾可以用的物资,将自己隐藏起来,那些物资足够他们消耗很久。

林德让荣耀再往里面靠近一些,接到指令,荣耀将身子放低,几乎是贴着地面,快速的在一个个阴影中穿梭,避开了那些人的暗哨,来到了他们营地附近,近到足以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

“霍根大人,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长时间?”有人耐烦的询问道。

营地中间,一个红头发的中年人用棍子拨动了一下篝火,说道:“想走的都可以走,我不会拦着你们。”

众人安静了下来,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离开了这个团队,绝对活不了十天,有大把的人愿意抓住他们任何一个人去君临城换取赏金。

“亲王给我的命令是保护女伯爵大人,我不会离开这里,”红发中年人冷冷的看着篝火边上的几个人,说道:“们走投无路来投靠我,我接纳你们,照顾你们,你们应该要感恩,明白吗?”

那几人脸色变得很难看,但依然不得不低头,朝红发中年人说道:“是的,大人,我们知道了。”

说完,几人或许是觉得继续坐在这里太难受了,便各自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

在这几人离开后,红发中年人朝旁边的手下施了个眼色,那几人也陆续起身,走了出去,显然红发中年人已经不相信那几个人的话,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几个麻烦。

林德没有让荣耀继续看下去,他已经知道这些人可能是前御林铁卫、马泰尔家的勒文亲王派来保护娜梅莉亚傅德利女伯爵的人,另外还有这一年来走投无路的其他龙家残党。

下令让荣耀回来后,林德退出了同步视力,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怎么了?”林德这时发现琼恩和劳尔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琼恩布尔威回答道:“大人,您刚才身上就像是在燃烧一样,散发出很强的热气,就像是一堆篝火一样。”

林德闻言愣了愣,以前他将精神附身荣耀身上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发现这个过程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场现象。

看样子他以后做这些事的时候要尽量一个人待着,免得再出现其他什么不可思议的现象时被人注意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对那些神神秘秘的东西有好感。

“传令下去,解除战备状态,进入警戒状态,派出斥候,查看周围的情况,不要靠近那个山谷,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了,”林德快速的下达了一系列指令,“另外不要生火。”

琼恩闻言,立刻下去颁布林德的命令。

林德朝不远处的山坡上走去,在那里可以看清楚腾石镇的情况,劳尔想要带人跟着林德,但却被林德阻止了。

现在被人称为颠簸屯的腾石镇建造在曼德河河畔的一个小山丘上,在一栋常见的河湾地塔屋周围有四五十栋低矮的茅草屋,一圈木栅栏将这些建筑围了一圈,栅栏外则是一些农田,靠近曼德河的地方有一个小码头,一两艘小渔船停靠在那里,整体看上去和普通的渔村农庄没有什么区别。

在距离这个腾石镇不远处的上游山丘上,那是前腾石镇的废墟遗址,虽然是废墟,但依然可以看到腾石镇全盛时期的模样。

一座高耸的塔状城堡建造在山丘的顶端,一间间用石头搭建而成的房屋围绕在城堡周围,顺着山坡一直延伸到山脚下,这些房屋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一扇扇城墙一样拱卫着城堡,在山脚下还有一圈房屋组成了城镇,在河畔有一个可以停靠五六艘大船的码头。

毫无疑问,这种规模的腾石镇应该有资格被称作城市了。

然而,现在这样一座城市已经化作了废墟,在经过风吹雨打和时间的消磨,残存的建筑也都倒塌,只能够从还算稳固的地基,看出当初这座城市的旧景模样。

然而,林德看到的东西更多一些,就如同在龙穴看到的景象一样,他同样看到了大量的怨魂能量盘踞在废墟周围,而且比起龙穴来,这里的怨魂能量更加强烈,或者更正确的来说,属于龙的那种怨魂能量更加强烈,他甚至可以看清楚龙生前的大致模样,而不仅仅只是模糊的一团虚影。

传说当年火龙狂舞事件中,两条龙死于此地,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传说,也只有龙死亡后形成的魔力才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

恢复正常状态的荣耀这时候从一片树丛中钻了出来,它围着林德转了两圈,用头靠了靠林德脚下,然后朝着旧腾石镇废墟叫了几声,叫声中充满了催促的意味。

“是嘴馋了吗?”林德摸了摸荣耀的头,笑道。

荣耀舔了舔林德手掌心,又咬住林德的衣袖拽了拽,看上去似乎很心急,毫无疑问上次在龙穴吸收怨魂能量已经让它有些上瘾了。

林德没有继续逗弄荣耀,转身回到了密林中,吩咐了一些事,便骑着马,带着荣耀朝腾石镇废墟奔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