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歹毒的蚊子(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etu2024.com,cmshyxs.com,xhetu.com,
本站最新地址www.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听着应答声江绾儿这才松下心弦,许是深夜,困意很快来袭。

再次醒来已是天亮。

江绾儿第一眼便是看向床榻边,见着没人这才安心。

睁着双眸望着床顶发呆,从昨夜到现下,发生的一切似是做了一场梦似的。

躺了片刻,江绾儿便起了身。

“叩叩叩……”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江绾儿询问道。

“姑娘,是我。”夏苓的声音响起。

闻言,江绾儿赶紧将门打开。

只见着夏苓与香竹皆站在屋外。

“姑娘……”见着江绾儿第一眼,香竹便瘪着嘴带着哭腔。

“快些进来,你们二人昨夜可有受伤?”江绾儿担忧的询问。

“我们没事,不过是些小擦伤,倒是姑娘你……”夏苓进屋答道。

香竹将洗漱的水放置在洗脸架上,随即说道,“对啊,昨夜我们真的很担心,想要来寻你,但是沧宗说你无事,硬是拦住了我们,我们可是担忧了一宿不睡,现下见着姑娘才放心。”

“我真的无碍。”江绾儿说着,随即过去洗漱。

“诶?姑娘,这大冬天的怎么还有蚊子?”香竹在一旁惊讶出声。

闻言,江绾儿也觉着奇怪,双眸朝着屋子四周看了一遍,并未见着蚊子,“我怎么没见着?”

“姑娘你脖子上不都是蚊子包吗?密密麻麻的,看着怪渗人。”香竹伸手指着江绾儿白皙的脖子说道。

话音落下,江绾儿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一旁的夏苓闻言看过来,江绾儿对上她的视线,心中羞臊。

随即磕巴的开口,“可……可能……这……这冬天出来……活动的蚊子……都特别毒吧!”

说罢,她也觉着自己这借口离谱,心中发出了无声的哀怨。

都怪那人!

“哦,原是这样。”香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随后继续伺候着江绾儿洗漱。

期间江绾儿偷偷观察着香竹,并未发现何异常,许是真的糊弄过去了罢。

洗漱之后,梳发髻时,香竹口中仍喋喋不休的埋怨着这蚊子歹毒。

江绾儿面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将视线落在铜镜上。

只见着白皙的脖颈上布满了好几个深浅不一的痕迹,心中暗暗的埋怨着那罪魁祸首。

香竹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出来,这可叫她如何见人才好。

心中烦躁着,随即唤来了夏苓。

“姑娘……”夏苓进屋,视线在江绾儿的脖颈处停留了一瞬。

江绾儿尴尬的眸色闪躲着,随即道,“你去帮我寻条围脖过来,今日有些冷。”

说罢,江绾儿都不敢直视夏苓的眼睛。

“是。”

幸好夏苓应答之后便离开,江绾儿又将自己的脖子凑近铜镜,看着实在是不忍直视。

没一会儿,夏苓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浅色的围脖。

江绾儿将围脖戴上,脖子被围着严严实实,这才看着顺眼了些。

“方才见着府上的嬷嬷了,说让我们到前厅去用早膳。”夏苓在一旁说道。

“嗯,我们现下便过去吧!不好让人家久等。”江绾儿围上着围脖心里的底气足了些。

待到了前厅,只见着前厅里早已有人在等候。

“想必是侯府的姑娘,妾身的夫君是这处的县令。”一看着年龄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上前福身行礼。

江绾儿急忙上前,“夫人快些起身,民女只是暂住在侯府的表姑娘,可担不起夫人的礼。”

说罢,只见着县令夫人李氏轻笑,“原来是表姑娘,是我眼拙了。”

“夫人唤我绾儿便好。”

二人正说着,门口处来了人。

江绾儿看过去便见着宋怀凝搀扶着老夫人进来。

见状,江绾儿急忙上前,搀扶在老夫人另一侧。

“表姐……”宋怀凝轻笑着唤道。

江绾儿见着毫发无损的宋怀凝,心中这才不再担忧。

“见过宋老夫人。”县令夫人上前福身行礼,“妾身是此处县令的妻。”

“快些起来,我们昨夜多有叨扰了。”老夫人叹息着说道。

“昨夜情形如此凶险,所幸大家无碍。”李氏眉头微蹙,“快些落座用些早膳。”

随着几人落座,宋怀凝看了看随即呢喃道,“怎的未见着哥哥?”

说罢,一旁的李氏紧接着开口,“世子与妾身的夫君昨夜该是都未曾歇息,现下都还未回。”

闻言,江绾儿心中忧虑,所以说他从自己房里离开后并未回去歇息。

“一整夜都未曾回来?”宋怀凝惊讶,随即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老夫人身上。

一旁的李氏解释道,“该是在审问昨夜生擒到的山匪。”

闻言,众人皆没了话语,昨夜那凶险的场景,想起来皆是一阵后怕。

片刻,宋怀凝才发出感叹,“幸好昨夜哥哥及时赶到,不然都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山匪实在是太过恶劣……”李氏说着蹙起了眉,“但是我们这一带各大山头都未曾出现过山匪,昨夜这群山匪似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闻言,江绾儿陷入沉思,想起了昨夜宋怀临的话语。

似是自己神色凝重,一旁的宋怀凝轻唤了一声,“表姐,昨夜可是吓着了?”

话音落下,江绾儿回过神,轻声答道,“我无事。”

“绾儿……”

说罢,一旁的老夫人轻唤了一声。

江绾儿寻声望过去 ,便对上了老夫人落在她身上目光。

“老夫人……”江绾儿轻声应答。

只见着老夫人轻轻招手,“好孩子,过来祖母这里。”

闻言,江绾儿站起身子走到老夫人跟前。

见着老夫人朝着她伸手,江绾儿稍稍俯下身子。

老夫人苍老的双手轻抚上她的两颊,轻声道,“昨夜幸好是你冷静聪慧,不然……”

闻言,江绾儿柔声说道,“老夫人,昨夜是我们大家同心,这才等来了救兵。”

说罢,便见着老夫人目光中满是慈爱,“你这孩子,总是对自己的付出如此轻描淡写,昨日那样挡在面前,如若禹安没有及时赶到,可如何是好,我一个老婆子……”

说罢,老夫人想起昨夜情形仍是心有余悸。

“老夫人,你无事便好,不然我可怎么向怀凝交代啊!”江绾儿轻笑着说道。

“好好好,你便这般推辞着吧。”老夫人似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思,轻柔的抚着她的脸。

随后传上了早膳,江绾儿坐回位置上用早膳。

没一会儿便听着屋外传来谈话声。

江绾儿心中一颤,那道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果然没一会儿便见着两人走进。

江绾儿的位置斜对着门口,不需要转身,只是稍稍睨一眼便见着身穿曾青衣裳的宋怀临走进。

“哥哥……”宋怀凝开心的从位置上站起身子,“快些过来用早膳。”

宋怀临走上前,行至老夫人跟前请安,“祖母安好。”

“回来便好,快些用了早膳回屋歇着。”老夫人看着自家孙子眼底的倦意,心中忧虑。

“老夫人安好。”一旁的县令开口问安。

“霍大人辛苦了。”

随后,他们二人落座。

霍大人直接坐到他夫人旁侧,而宋怀临则坐在霍大人身旁,与江绾儿正隔着两个空位置。